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浪迹天涯

走南闯北 结识朋友 收藏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几十年的军旅生涯,丰富多采的人生历练,让我从无知的青年到共和国的军官。为此,我要感恩老师,让我从目不识丁到学业有成,感恩爱人,让我品尝爱的甜蜜和温馨,感恩朋友,让我懂得了真情和珍惜,感恩长辈,让我拥有了宽容大度的性格,感恩困难,让我在逆境中昂扬挺进,从不屈服,感恩对手,冷酷和无情、讥讽和打击,让我变得更加睿智和坚强。总之我要感恩需要感恩的一切……

买房的代价  

2007-03-14 18:52:44|  分类: 社会闻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        买房的代价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   北京的房价总是居高不下,据说二环内都卖到了800010000/平方米。其他地区也都是高得让人啧舌。以一万元1平方米为例,如果买个100平方米的房子,简单地换算一下,你会发现,买房竟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。即使以五千元1平方米的房价,所用的钱减半,相信大多数人也未见得买得起。

    一个农民有一亩地,一年种两次,再加上养一群鸭子,卖点鸭蛋,估计最多一年也就能挣1000块。想要在上海那郊区买套像样的房子,不吃不喝地耕种1000年。到那时候,共产主义该实现了吧?

   
一个工人,没有下岗,一个月拿800块钱,不抽烟,不喝酒,不结婚,不吃饭。渴了喝凉水,饿了吃烂菜叶,冷了拣破麻袋穿,总之,一分钱不花,在房价不上涨的前提前,要买那样的房子,得连续工作100年。估计,没什么工厂要这么老的工人。

一个公务员,混得很一般,一个月2500块,也不抽烟,不喝酒,不吃饭,还不贪污,不受贿,不挪用公款,要想买那样的房子,得熬上33年。估计刚买了房子,就得退休了,而且极有可能因为营养不良而逝世。

   
一个撰稿人,而且混得还不错,每两个字一块钱,也不抽烟,不喝酒,不吃饭,也不泡文学女青年,要想买那样的房子,得连续写2000000字,而且还得保证字字有人要。假如连构思、带写、带修改,每小时可以顺利完成2000字,那么,就得连续写1000个小时,在WORD文档上连续写2000页。明白了吧,为什么写字的人容易夭折?憋的。

一个商人,连吃带喝,也抽烟,也喝酒,也吃饭,也得性病,也养小蜜,只要我有本事贷到款,在房子刚出来的时候,噼里啪啦的付上首款,和同伙一起哄抬,不出两年,几套房子就都到手了。

…………

    土地这东西,都属于国家资源,不是任何人的。土地的首要功用,是为老百姓提供服务。在合法的政策下,利用国家资源为自己挣钱,这并没有太大的罪过。只是,凡是必须有个度。任何一个国家,两极分化得厉害,都不是好的兆头。当一个城市里的大多数人被挤到城市的边缘时,这便是罪过的一种,和英国的圈地运动并不两样。

两极分化是怎么形成的?一个普通的公民,辛辛苦苦地一辈子,赚那点可怜的钱,被国家拿去一部分,被房地产商拿去一部分,最后再被炒房者拿去一部分,两极能不分化吗。那些在城市里奋斗多年的普通人,几乎大部分人都背上沉重的房贷包袱。这就是中国的现实。

    国家从土地中获取利益无可非议。只是大众之财,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。获取了这些收入,却无法保障大多数人住上满意的房子,那么这"",也取得不理直气壮。宪法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,前提是你首先得保障大多数百姓拥有一定数量的财产。假如大伙为了一套破房子都累得死去活来,你还有什么好保护的?世界上,没有绝对公正的法律,物质控制能力决定了其走向,我不能说普通百姓就不受益了,然而,在这个法令下受益最大的,是大多数还是少数人?
   
耕者有其田,居者有其所,历来是百姓对于一个国家最起码的要求。有个例子,说是俄罗斯一个穷人没饭吃,偷了一块面包。在当时,这可是大罪。其结局是,他并没有被定罪,原因是,当一个国家无法为其人民提供生存条件,为了生存,他偷窃了,真正有罪的不是他,而是这个国家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